画室资讯

您当前坐在位置:首页>画室资讯

文学艺术抽象的展现

发布时间:2012-06-30 13:44:05 浏览人数:

文学艺术抽象的展现。沈阳画室
从文艺理论发展史的角度着眼,艺术的抽象问题是长期悬而未决的课题之一。偏于理性的文学批评流派一般多是认为艺术表现的对象内容和科学认识的对象内容是同一的,因此,对艺术作品的内容像科学认识那样进行概念抽象,变得十分正常。这可以溯源至二千多年前的亚里士多德,他认为历史与诗的区别在于“一叙述已发生的事,一描述可能发生的事”,两者的表现对象都是客观外界“发生的事”。他还认为“写诗这种活动比写历史更富于哲学意味,更受到严肃的对待;因为诗所描述的事带有普遍性,历史则叙述个别的事。”[2](P29)显然,诗、艺术,在他的心目中,是对现实的事进行普遍性概括的一种手段,亦即概念性抽象的一种方式。由此,至十七世纪欧洲古典主义文学思潮,其代表人物布瓦洛在《诗的艺术》中更为明确地宣布:“首先,必须爱理性:愿你的一切文章永远只凭着理性获得价值和光芒。”[3](P290)诗、艺术中的理性与概念被抬到主宰一切文学艺术活动的地位。
建国以来,我国的文艺理论体系主要来自苏俄。多年来,我们把别林斯基这段话当成经典:“人们看到艺术和科学不是同一件东西,却没有看到,它们之间的差别根本不在内容,而在处理特定内容时所用的方法。哲学家以三段论说话,诗人则以形象和图画说话,然而他们说的都是同一件事。”[4](P429)很明显,他认为艺术与科学的具有相同的认识内容,仅是在处理方式上不同而已。在另一篇文章中,他的这一观点表述得更为清楚:“诗歌是直观形式中的真实;它的创造物是肉身化了的概念,看得见的,可通过直观来体会的观念。”[4](P96)由此,自然得出艺术、诗传达的只能是概念这样的结论,那么,艺术抽象概括的更只能是概念了。别林斯基的美学观念渊源于黑格尔的哲学体系,黑格尔从他唯心主义先验框架出发,把包括自然界、人类及其精神在内的整个客观世界,都表述成由作为万物本源的精神实体--绝对理念,在不断的矛盾运动过程中异化、派生出来的。艺术,包括诗,只不过是绝对理念经过逻辑阶段、自然阶段,到绝对精神阶段的产物。因此,绝对精神阶段的三种精神产物:艺术、宗教、哲学,在黑格尔看来没有内质上的差别,仅在于表现形式上的不同。艺术是“感性观照的形式”,它以形象使绝对理念成为“观照与感觉的对象”;而宗教则是以“想象(或表象)”的形式,哲学则是以概念运作的“绝对心灵的自由思考”的形式来显现绝对理念。[5](P129)它们在展现对象上,内容相同,仅形式不同,这就是黑格尔到别林斯基的结论。
苏俄的文学理论体系影响中国之深广,迄今为止仍是它种文学理论体系所难以匹敌的。就是现今高校所使用的文艺概论教材,它的构架及不少具体概念也仍未脱出其框限,艺术的抽象问题也是如此。其实,在马克思主义的美学体系中最早对这个结论质疑的是普列哈诺夫,但我们却往往忘记了他。普列哈诺夫说:“并不是任何思想都可以通过生动的形象表现出来(例如,勾方加股方等于弦方的思想就不能这样表现出来),所以当黑格尔(我们的别林斯基也同他一样)谈到‘艺术的对象就是哲学的对象’的时候,看来并不完全正确。”[6](P42)普列哈诺夫指出,这种错误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艺术作品中的内容及人物都是“个性化”的,“既然我们与之打交道是个人,所以我们面前出现的是某些心理过程,而且在这里心理分析不仅是完全适当的而且是十分必要的,甚至是非常有教益的。”[7](P187)他以博马舍的剧本《费加罗的婚礼》为例,指出若把该剧本的内容仅仅看成是第三等级同旧秩序斗争的这样一般的、抽象的观念,那么,“凡是这个观念以自己‘抽象’的形式这样表现出来的地方,那里就连艺术创作的痕迹也没有。” 因为体现剧本的内容首先是人物,是人物的心理过程,而心理难道能以抽象的概念进行概括吗?概念的抽象实质上取消了艺术创作。第二,艺术家、作家、诗人在以作品展现社会事件时,他仍然是“个人”,他的个人性格和生活内容不一定都和他的历史活动构成确定的因果性联系,虽然“它们一点也不改变这个活动的一般历史性质,可是赋予它以个人的色调。”[7](P250)
比起别林斯基,普列哈诺夫不但看到了艺术是现实生活事件的反映,而且更是艺术家、诗人个体审美心理的表现。从前者的艺术是社会生活认识的意义出发,艺术品内容可以概括为哲学的抽象;从后者的艺术具有自身的审美目的出发,艺术品便能升华为另一种美学意义上的抽象。所以,普列哈诺夫下述的这段话便显得十分重要:由认识论角度引发的“抽象观点只能看到真理与谬误之间、善与恶之间、现有的事物与应该有的事物之间的抽象对立。在反对已经腐败的制度的斗争中,这种抽象的因而也是片面的对事物看法有时甚至是非常有益处的。但是它妨碍着对事物的全面研究。由于它的缘故,文学批评变成了政论。批评家研究的不是他分析作品中所讲的东西,而是这个作品中可能讲的东西,假如它的作者掌握了批评家的社会观点的话。”[7](P238)这就是说,概念式的抽象在分析艺术对现实的认识方面有它的价值,但它也往往带来了对艺术的“图解”,使文学批评成了“政论式”的解释,成为一般政治、道德,乃至哲学的演绎。应该承认,普列哈诺夫在揭示这种非审美式的文学批评的弊病方面确是一语破的的。
 

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沈阳画室, 本文地址:http://www.twtart.com/twths/news/2012/0630/100.html

上一篇:历史性的困惑与追寻   下一篇:艺术抽象的存在价值   <<返回

画室简介

更多

    沈阳天外天画室创办于 2003年6月,是为全国各大美术院校输送优秀学苗并培养高素质美术人才的优秀美术培训中心。
    沈阳天外天画室位于沈阳市中街大悦城附近,优越的自然环境和浓郁的艺术氛围,加之天外天人八年来不懈的努力使天外天画室迅速成为沈阳美术高考培训中硬件条件一流、教师执教一流、教学成绩一流的美术培训中心之一。
    八年来,天外天人一直坚持严格管理、因材施教、因人施教的教学理念,为保证教学质...

点滴生活

更多
联系我们